Post Image

只耳朵上挂着听筒

演唱停止了。 羊尸的臭味都会让我窒息。奥古雷把我骂得狗血淋头。好像我是管打雷闪电的。(喝着酒) 阳光洒满了大地,但是现在时间还是清晨。微风轻轻地吹起一些响动。 一半骨...

查看详细
Post Image

他也曾对樱有过希望,然而,樱最终却没能出国

他想遇见腊肉,结果真就那样了。 他也曾对樱有过希望,然而,樱最终却没能出国留学,甚至没能进入梅创办的女子英语私塾。由于她是独生女,需要招婿上门以继承峡谷里的 家业。...

查看详细
Post Image

等回到山洞,你再发挥女人爱浪漫的天性

等回到山洞,你再发挥女人爱浪漫的天性,咱们得抓紧走,磨蹭黑了天,就属你胆子小。芦雅和伊凉呵呵笑起来。伊凉也怕。她还是忍不住,撅着小嘴儿反驳到。 咚的一声,巨大而沉闷...

查看详细
Post Image

“老伯,你莫不是随便说着玩儿?”

老伯,你莫不是随便说着玩儿? 老伯,你莫不是晓得中野区被杀的那个人的儿子?听说十五岁。 老伯,你真是太有个性了!小伙子佩服地说。 老伯,这我就真糊涂了。中田恐怕是全世...

查看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