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到秦兵打来的电话,看了看时间已经

 新闻资讯     |      2018-11-23 21:02
接到秦兵打来的电话,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多了,他马上也该下班了,就拨打了秦兵的手机。过了大约三十分钟的时间,秦兵回电话说:“石攀被三阳市矿业学院录取了,赵静被龙城师范专科学校录取了,其他那些学生都没有办好,当然……”我愤慨地打断了他的话说:“这些学生我们一再交待别去管人家专科招生那方面的事情,专科线439分,人家都是四百八九十分,人家没有必要求人帮忙操作!可是他们还是做了,做了就给人家做好呗!录到龙安市或者龙台市师范学院专科班不也成?弄了个文省最差的学校给人录了,我怎么给下面交待?还有石攀的事,被三阳市矿业学院录取能算你上面的人操作的吗?我以前给你报这个学生的时候就给你说:“咱这边只管D省医学院的事儿,三阳市矿业学院人家家里可以操作。一直没有消息,到现在有消息了却又是这样的消息!这跟一本操作的时候没有区别,让人怎么相信他的能力还有他的处事为人!”我说了许多愤懑的话,就因为“二本”的事情,我已经决定彻底地推翻“一本”的那些事情了,我觉得去赔那部分钱太冤枉!一万块钱我也懒得去赔他们了,谁的钱是大风刮来的!秦兵说他也和上面领导因为这事儿争论了,包括赵静的事情也说了没有任何费用。又请我想想怎么给下面解释,让我体谅他以及他上面领导的难处。我仍压抑不住恼怒,说:“谁来体谅我的难处?赵静的没有任何费用!那石攀的还该交多少钱?已经在‘一本’那上面赔的一塌糊涂了,想着从‘二本’上补补,现在没补一点儿倒是窟窿又大了!”秦兵说:“石攀的事儿也说了,我要求他别再收费了,那领导说过这两天再好好算算账。”我说:“你算吧!你看怎样合适就怎样算吧!你要尽快,这二本的事儿既然没办成就该退人家的钱了,还有高健的钱!”他恬不为怪地说:“还有专科呢!你那儿如果有学生就尽快报来吧!专科好做一些,这一批赚些也可以少赔些。”我苦笑着问秦兵:“你觉得还会有学生让我给他们操作吗?连我自己都没脸了,还让人家再给我介绍上专科的学生。你也太会开玩笑了,没想到,没想到!”秦兵感觉到我对他的怨气和极度失望,又说:“我会给上面再交涉的,我相信上面的领导也不会就这样要!要这么多!那天只是粗略算了算,我跟领导再好好商量,求他也要让他减掉大部分!否则谁能赔得起?谁愿意去赔?”我心灰意懒地说:“你看着办吧!”也没想再多说其他。忽然想起谢占飞的事情,问他秦兵很坦然地说:“老早就通知你了,也确定多少次!绝对不会有问题。”    
    我想,秦兵上面的领导是难降下来多少,从他收费的状况和上次谈的结果就可以看出来。老虎吃肉吃习惯了,拿些青草青菜去喂他,他理都不理你,说不定还拿你当肉吃喽。我真的搞不懂也想不通秦兵那两年是怎么赚的一二十万元,假如都是这样做、这样赚的,那我今年可被他害惨了。本来还欠了一大屁股债呢?这又雪上加霜,以后还怎么过?倒是林耀明这边还可以让我赚一些。但是,假如让我拿这些钱去填补因秦兵操作“一本”而赔大窟窿,我是绝对不会愿意的,最终能赚多少钱还不知道呢!况且已经花了不少钱了,三千多买了这部手机,交了二千元的购房小定金,七月二十号到八月二十号这段时间光手机费就用了一千二百多,家里的电话费也不会少!又往返于文州到卫县、三阳市以及龙城市的路费花销也不少,还不断地打的,在外面吃饭喝酒,这些费用加起来差不多有八九千块钱了。我还零零散散地还了一些小额债务,有三个五百的,一个八百的,两个二百元的,也近三千块钱了。假如林耀明这边的学校再没法做,那可就真的惨啦!丢人、赔钱、甚至上法庭的事也该了。    
    吃饭那会儿,我给三阳市的文局长打了电话,告诉他“京外院文省分院”的事情,说我下午去那里取学生资料顺便把钱全部退给他。文局长倒是没有生气,只是叮嘱我另外那几个学校千万别出什么问题!问啥时间可以拿到录取通知书。感觉到他语气中含着焦急和盼望。    
    也给王威说了现实情况,无地自容惭愧不已的请他谅解,并告诉他赵静的事没有任何费用,其余的钱我会尽快退还给他。也没有再张口让他介绍专科的学生。他有气儿,也只能理解,这是没法子的事情。    
    郝天诚又打来电话问我:“小林呀!咋还没有见到录取通知书,这快件的信两天多了也该到了。”我毋庸置疑地说:“绝对寄出去了,也该到了。你再等等!”他无可奈何地挂了电话。
 
 
第四部分第七章(8)
 
     02/08/27Tues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