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派粮派捐,这民族也不是光我们几个的民族。

 新闻资讯     |      2018-11-12 23:18
。再有培训本国选手,主任团这些人会了要吃要喝,哪处不得花钱?头两次募集 的四万多块钱早花光了,踹儿起我们已经揭不开锅了。”“不是我们不肯出钱。 ”公司经理说,“这种事关民簇感情的事谁要舍不得出钱还不得叫人指着脊梁骨 骂成汉奸?问题的这,既然是全民族的事就该全民族出血,你不能光指着我们几 个派粮派捐,这民族也不是光我们几个的民族。搞光了我们几个倒无所谓,问题 是这么吃一顿奔一顿不是事儿。我也看出来了,往后这钱花起来更没个底,我们 连箭带皮全剁了馅能蒸几屉包子?”“说真格的,”农民企业家说,“出多少钱 我倒不在乎,大不了就是这几年白干了,你们要看我能卖个好价钱把我卖了也成 。条件也有一个,你们真得把事办成。” “我保证。”“保证什么?大梦拳传广你们不是还没找着?这位爷找不着, 你就是把那个外国胖子骗来不也没招?咱们别干在家门口下好套儿再让人家给打 了的事儿。那可现大了,十亿老少爷们儿的脸可就真没地儿搁了。” “咱可全指着他了。”个体户认真地说,如果这人找不着,我看咱们最好也 趁早收摊子,别瞎耽误工夫,认栽。” “我保证,最迟后天让你们见着这大活人。”赵航宇说,“你们的担心是多 余的。”“那咱们一手交人一手交钱。”个体户说。“反正不乜就一两天的事么 ,你们先对付着,家吃两天。” “你们怎么就不明白呀……”赵航宇急出一脑门子汗。 这时,一个文质彬彬的中年男人蹑手蹑脚走到主持人身边,低声说了两句。 主持人偏头对赵航宇说:“赵主任咱得快点了,人剧场经理催了,下面这场演出 快到点了。” “这就完这就完。”赵航宇低头看看腕上的手表,“这会怎么开了这么长时 间?我把这两句话说完就完。不知你们怎么就不明白呀?我并没想让你们承担比 赛的全部费用,只让你们赞助些开办费,又不是白要你们的,肉包子打狗。算你 们入的股,将来事业搞起来了,肯定还要盈利,不但本会还给你们,还能让你们 赚上一笔。你想呵,今后夏天没有任何重大国际比赛,咱们这个肯定热门,加上 比赛的性质,肯定全社会瞩目。不说门票这种小收入,光广告就能弄个满天飞。 我们还有一些组织义卖募捐、发行奖券的大型计划,在全社会集姿。那时各位拿 回去的恐怕就不止拿出来的这区区小数了。眼光要看得远一点,舍不得孩子套不 来狼。” 剧场里响起第一遍入场铃,一些吃着蛋卷冰激凌的观众稀稀拉拉走进场,看 到舞台上的人立刻就找了空坐下,全神贯注地看起来。有的飞跑出去叫正在剧场 休息室徜徉的同伴。 “咱真不能再耽误了,请各位赶快拿主意。” “我们还是不见句子不撒鹰。” “先少点,少点行不行?一人一百,让我们选过去今天。” 一被女友飞跑关拉进剧场的小伙了一边吃着冰激凌一边大声诧异地说:“不 对呀,卖的明明是歌舞票,怎么改话剧了?” 后台,赵航宇一边点着手里寥寥无几的钞票,一边对主持人破口大骂股东们 :“这帮小人,把咱们当叫花子打发了。 “咱们今儿这会的议程上有毛病。”主持人恭敬地含笑说,“应该上来就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