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元豹除了有点汗脚并无其它明显瑕疵

 新闻资讯     |      2018-11-11 00:42
 
 
    “我说元豹。”赵航琮笑着对元豹说,“岳大帅附到你身上也是有道理的,
决不是象那个老妖婆胡扯的什么跟满族有仇,而是因为在‘精忠报国’这点上你
们很想象,这是你是光荣。你要学习岳元帅,对同志春天般的温暖,对敌人严冬
一样残酷无情。”“那岳元帅要再来,各位也别赶他了。”
 
    “我同意,你说呢,小白?可以试一试嘛。
 
    “我们小唐经过这次考验更坚强了。”
 
    元豹被夸得兴奋了,跞下床屈臂绷起那只好胳膊的二头肌,嚷:“我还能吃
得十斤肉,拉得十石弓。”
 
    “妈妈,”赵航宇和白度一起连连点头,“瘦死的驼比马大,您腿上拨根汗
毛比我们腰粗。”
 
 
                              第九章
 
    —条铺着红布的长桌上摆满手表、球鞋、茶缸,打火机和书信等物,每件物
品上都挂着—个号码卡片。
 
    礼堂里坐满了形形色色的男女老少,一个个好奇地伸着脖子看台上桌子上摆
着的那些物品。
 
    一遍铃响过,主持人穿着燕尾服,戴着白手套出来了,台下响起掌声,主持
人向台下深深鞠躬,站到放着扩音器的讲台后面拿起一把小锤子。—个同样穿燕
尾服的大汉子拿一只长林杆走出来站到桌后,同样博得一阵掌声。主持人宣布:
“现在拍卖开始:第一号物品——手表一只。”大汉用杆将手表高高挑起,向全
场出示。
 
    主持人双手扶台侧脸看着这只表说:“这是—只半钢的‘宝石花’手表,曾
在唐元豹手上戴过八年,伴随它的主人经历过风风雨雨,是很多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