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耳朵上挂着听筒

 新闻资讯     |      2018-10-23 07:28
 
   演唱停止了。 
   羊尸的臭味都会让我窒息。奥古雷把我骂得狗血淋头。好像我是管打雷闪电的。(喝着酒) 
   阳光洒满了大地,但是现在时间还是清晨。微风轻轻地吹起一些响动。 
   一半骨灰葬在这里,另一半送回他父母那里。他曾说过,死后想把骨灰撒在断背山上。但我不晓得那个地方在哪?可能断背山是他长大的地方吧。你也知道,杰克。那地方没准是他凭空想象的。那个地方有蓝知更鸟歌唱,淌着威士忌的河。 
   一个空的食品袋被风吹着沿街跑,直到它滚到杰克的货车底下停下来。 
   一个牛仔经过巷子,停下来,看着恩尼斯。 
   一个浅陋的空间,外面横着一根木杆,上面挂着印花棉布的帘子,半遮半开,人如果不经意就忽略了屋子里的这个空间。衣柜里两条叠放整齐并且留下了熨过痕迹的牛仔裤,悬挂在金属丝制成的衣架上。地板上是一双穿破了的搬运工人穿的那种靴子。 
   一个天色灰灰黯、气候严酷的早晨。 
   一家人包括杰克,卢琳,10岁的博比,卢琳长期压抑的母亲以及L.D.纽森,经常让杰克不舒服的岳丈大人。桌子上摆满了感恩节丰盛的食物,巨大的火鸡,及其配料。当每个人准备就坐吃饭的时候,我们听见背景处的电视声音。电视正在播放一场橄榄球比赛。 
   一辆轿车经过,慢下速度。恩尼斯非常紧张地瞥了一眼。 
   一辆旧的旅行车驶过来,呼啸着进入了停车场,后面掀起了一阵扬沙尘土。恩尼斯跳起身来让路,这辆旅行车就停在了拖车办公室一侧两英尺的地方。 
   一辆运载牲畜的卡车,车上是空的,此时正独自行驶在西部荒原的高速路上。 
   一辆载着一位粗汉的卡车为了避免撞上过马路的他,而被迫急刹车 
   一千匹羊,牧羊犬,马,杰克和恩尼斯,以及打上背包的骡子,他们慢悠悠地浮现在树林线以上的地方,随后进入山林里一大片开满鲜花的草地上。 
   一群小乞丐追着杰克讨要零钱。他给他们每个人一些硬币,然后继续前进。 
   一位非常瘦弱的女人——大约60到65岁——从屋里出来,走到门前的门廊上,这是一套经过好长时间风吹日晒的宅第了,总共有四间屋。上面两间,底下两间:这就是杰克小时候住过的房子,这位女士就是他的母亲。 
   一位年青漂亮的墨西哥男子,肌肉结实,穿着一身夜游的晚装,他和杰克进行着眼神的接触——正给杰克以示意,一种挑逗诱惑的眼光。 
   一无是处,一无所有。 
   一些为旅行者服务的家庭铺面和商人以及当地居民混杂一起,街道主路和便道上都是这些人。一个家庭商店贴出一张图片,上面是一头毛驴戴着墨西哥特有的宽边帽。 
   一只行进的乐队演奏着《合众国战争颂歌》,声音很小,而且有些走调。 
   一组移动羊群的蒙太奇段落: 
   衣服放在卧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