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按过门铃后又回到车里

 新闻资讯     |      2018-10-07 02:03
 
    他按过门铃后又回到车里,大约隔了三分钟,从里面走来一个头发斑白的四、五十岁身穿大礼服的男管家,是个日本人。
    尽管是白昼,可二见泽一却偏偏点着汽车前灯,他先亮了一秒钟,接着灭两秒钟又亮灯。
    管家从后裤兜里摸出一个遥控操纵器,按一下按钮,铁栅门就自动打开了。
    二见泽一将车开进门里。这时,管家又用遥控操纵器关好大铁门。
    二见泽一为管家打开了边座的车门,请他上车,可管家莫名其妙地带着惶恐的表情,摇摇手。
    二见译一沿着树林中的弯弯曲曲的车道,驾向主楼。
    主楼是一栋石头造的两层楼建筑,楼前一片草坪,楼的右侧一间相当大的车库,那车库的卷帘门紧闭着。
    当二见泽一手提行李箱刚下车时,管家就通过一条窄窄的几乎是笔直的小通道,从大门赶到主楼前。
    管家打开了主楼的大门,里面是门厅,那里挂满了中世纪意大利的长矛、刀剑、盔甲等,简直是一间收藏室。
    管家将二见泽一引进门厅右侧的客厅。
    二见泽一对管家说:
    “请给我找几把各式各样的锉刀和螺丝刀,再拿几张废报纸来。”
    管家行了个礼、回答:
    “遵命。”
    二见泽一从行李箱里取出拆散了的轻机枪的枪身。
    他用脚踢螺栓手把,把枪管从枪身上拔下来。
    没过多久,管家送来了咖啡,同时把二见泽一要的东西都带来了,当他看见轻机枪的零件时,丝毫没有显露出惊奇的表情。
    管家向二见泽一说:
    “主人大概很快就回来,请随便坐。”
    说罢就走出了客厅。
    二见泽一把废报纸铺在圆桌上,把机枪部件放在上面,由于轻度受压致使枪机同弹膛接触太紧,所以旋转失灵,他用锉刀锉磨弹膛,然后又反复试上枪机,以便了解灵活没有,并反复锉磨。
    枪机终于能在弹膛中顺利地活动了。
    二见泽一把拆散了的轻枫枪重新装配好,并收拾到旅行箱中。他用废报纸擦了擦弄脏了的手,一口气喝下了已经变凉了的咖啡.这时,有人敲门了。
    门外的人说道:
    “是我,乔万尼。”
    二见泽一立刻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