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出门,却走到院子里高声叫道

 新闻资讯     |      2018-10-06 14:32
 
“不要紧,你会恢复得很快的!” 
 “恢复什么?”贾梅紧张地问。 
 “这……难道是我判断失误?”“袋鼠”又是吞吞吐吐的,“不会吧!” 
 “快说吧!”贾梅恳求道,她已快哭出来了,全然忘记梳这样的发型应该垂下眼帘 
显得朦胧。 
 “我想,你是不得已才梳这怪样子的头的。”“袋鼠”说,“也许是你的脸受伤了, 
否则,谁会那么傻,开这种玩笑!” 
 贾梅火冒冒地撩起半边头发:“仔细看看!你真是书呆子!” 
 “哈,原来是脸上起了小粒子!”“袋鼠”很得意,弄得贾梅目瞪口呆。 
 果然,那半边脸上新起了一排小红粒子,也许是被头发捂出来的,反正,它们弄假 
成真,使贾梅只能默认。 
 晚上,贾里板着脸训斥妹妹:“你今天真的这个怪样子去学校了?” 
 他的话和“袋鼠”的话有惊人的相同处,仿佛他们是一对难兄难弟。 
 “这是林晓梅设计的发型!” 
 “你少提她!”贾里说,“我听见她的名字就头痛。” 
 “算了吧!你也想听她指挥。”贾梅说。 
 贾里想了想,说:“我会帮她忙,可帮忙完毕就会后悔——她是那种什么也不放在 
心上的女生,我干嘛要围着她转?” 
 “那么,男生喜欢怎样的女生?” 
 “这个么,我没多想,反正得外观整洁心地好,还有,会做纸工什么的。反正不是 
像你这样的懒人笨蛋,更不是林晓梅那样的。这我可以明明白白地告诉你。” 
 “就是嘛!”吴家姆妈远远地声援了一句,这下,她成了多数派,因此乘胜追击,